第99章 宝宝,为夫进来了_我真没想抢男主【快穿】
正品小说网 > 我真没想抢男主【快穿】 > 第99章 宝宝,为夫进来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9章 宝宝,为夫进来了

  尘渊带着穆星辰很快到了峰顶他曾扎根过百年的地方,经过这段时间的自我修复,周围被洗劫一空的灵气已经恢复了一些,倒是依旧寒气凛然。

  到了熟悉的地方,穆星辰下意识就想变成本体回到以前扎根过的地方,但这个念头刚才脑海中转了一圈,就被他硬生生压了下去。

  他伸手将尘渊垂放在身侧的手拉到自己腰上,美滋滋的回忆着刚才师尊说自己是他道侣的事,哼哼着说:“你多抱抱我嘛。”

  尘渊一言不发的搂紧穆星辰的腰,将人单手抱起,在一片哼哼抗议声中,把人抱到此地灵气最贫瘠的中心点,正是穆星辰扎根过的地方,“不想回家?”

  家?

  穆星辰看着距离尘渊的脚只有半拳距离的土地,忍的睫毛都开始微颤,这地方他待了上百年,也的确能称得上家,而且……离得近了,他脑中那种想扎根进去的念头就愈来愈强烈。

  怎么回事啊!

  之前明明还没有这样的?!

  穆星辰连忙抬头看着自家师尊俊美无双的脸,那种被土地吸引的感觉稍微少了些,他踮起脚尖咬了咬尘渊的下巴,轻哼着把自己的感受都说了,最后总结,“师尊……我感觉这个地方不太正常!”

  闻言,尘渊的视线在穆星辰脑袋上,重新翘起来的小苗苗上扫了眼,看着脸颊绯红的人,“或许与你现在的变化有关。”

  “会吗?”穆星辰疑惑抬手摸了摸小苗苗。

  因为并没有在这个地方感受到任何不好的气息,尘渊便松开了揽着穆星辰腰的手,拍了拍他的腰,“去吧。”

  穆星辰本来就难以抵抗土地的诱惑,此刻又被最爱的师尊鼓励,几乎是立刻变成了本体,边迫不及待把根须扎根到土,边给尘渊传音,“那你要在这里陪我。”

  “嗯。”尘渊席地而坐。

  将全部根须都扎根到土里后,穆星辰立刻舒服的晃了晃花瓣,而后清晰的感觉到花心中有什么东西冒出来了。

  变成本体的穆星辰无法看见自己的变化,坐在一旁的尘渊却看得清楚。

  他亲眼看到一棵嫩苗从洁白无瑕的花心钻了出来,而且迅速生长甚至开花,最终一颗极小的绿果挂在了嫩苗上,随着穆星辰的晃动而轻颤。

  穆星辰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感知的很清晰,茫然之下忍不住询问系统,“怎么回事啊,为什么我又是发芽又是开花结果?发生了什么?”

  没收到任何指示的系统……其实也不太清楚,不过它知道肯定没坏处的,便幽幽解释,“对你无害的,别怕。”

  听到系统的解释,穆星辰放心下来,因为想跟尘渊讨论自己身体变化的事情,又连忙把扎根在土里的根须拔出来,变成人形光溜溜的扑进尘渊怀里,抬手摸脑袋上缀着绿果果的苗苗。

  有点兴奋的低呼,“师尊!我结果了!”

  “……看到了。”尘渊默默拿出宽大的外衫将怀中光溜溜的徒弟裹进去,手掌隔着衣服搂着人,低声问,“可有不适?”

  穆星辰摇头,仰着头把结了果的小苗苗送到尘渊眼前,满脸期待的说:“师尊你要不要摸摸!”

  只是摸摸果果而已,尘渊没有拒绝,一手搂着穆星辰纤细的腰,一手轻轻触碰到晃动着的绿果上,察觉到怀中的人抖了抖,又问,“不舒服?”

  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尘渊自然没有忽略徒弟话中的颤抖,但见他不像是痛苦的模样,便将注意力再次落到绿果上,果子翠绿翠绿的,但是小的可怜,他只轻轻用拇指跟食指捏了捏,发觉怀中的他抖得更厉害了。

  穆星辰没注意到尘渊的打量,他也分不出心神去注意,因为……因为……他此刻的感觉就像是,就像是被师尊摸遍了全身,整个人都软了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尘渊垂眸看着怀中的人,指腹继续触碰绿果。

  “嗯哼……”咬着下唇的穆星辰还是溢出了一丝娇吟,已经湿了的屁股忍不住在尘渊腿上蹭。

  强大神识笼罩着四周的尘渊,怎会觉察不到穆星辰的变化,他立即明白了这新长出来的绿果不能摸,收回手扶着软了腰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徒弟,“把衣服穿上,我们去其他地方走走。”

  脱衣服?

  脱什么衣服?

  穆星辰抬起头,水润润的眼睛看到尘渊身上整整齐齐的衣服,明白了。

  被拽开衣领的尘渊阻止了穆星辰的动作,手中出现的干净衣服便要往他身上套,可惜胳膊都还能套进去,就被已经起了欲望的乖徒弟按倒在地。

  明明那样轻飘飘的力道并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,可他就是倒下了。

  顺势而为,甘之如饴。

  “星辰。”

  坐在尘渊腰上的穆星辰瘪了瘪嘴,“干嘛叫这么生疏,你应该叫我宝贝,或者宝宝。”

  说话间已经整个趴在了尘渊身上,冰凉凉的双手捧着师尊俊美的脸,在那张薄唇上狠狠亲了口。‘吧唧’异常响亮的声音回荡在两人耳边。

  穆星辰被自己亲出来的声音弄的脸红了红,没好意思去看师尊的眼睛,连忙闭着眼睛再次凑上去吻住尘渊的唇,舌头没有章法的在紧闭的唇缝间来回顶弄试探。

  顶了半天没能顶开,便哼哼唧唧发出含糊不清的抱怨声,“张,张嘴,接吻要张嘴。”

  终于,尘渊张开嘴将在外徘徊了许久的软舌迎进来,合上的眼眸将里面幽深的情欲尽数隐藏,他很轻易反客为主,舌头引着穆星辰的软舌温柔纠缠撕咬。

  黏腻暧昧的水声飘出去很远,又被笼罩在强大的神识下,尘渊推着穆星辰的舌头挤进他嘴里,极尽温柔的舔舐里面的嫩肉。

  穆星辰几乎要沉溺在这样温柔却又很深的亲吻中,直到一只冰冰凉凉的大手再次抚摸上他脑袋上的绿果果,他闷哼了声,肉穴里涌出大股淫水,将屁股下尘渊的衣服洇湿了大片,隐约能看到性器的形状。

  满足于亲吻的情绪瞬间瓦解,被浓烈的情欲所占据。

  想要。

  想做爱想被插入的念头刚冒出头,穆星辰就被尘渊抱着从自己腰上往后挪了挪,浑圆多肉的屁股正好坐在了已经完全勃起的性器上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尘渊掀开眼眸,看着怀中小脸通红睫毛颤动的乖徒弟,温柔的吻逐渐激烈,不动声色的让穆星辰陷入更深的情欲深渊。

  他一手牢牢握着穆星辰的腰避免他摔倒,另一只手则再次摸上绿果果。

  仅仅是接吻被摸果果,穆星辰就感觉自己要高潮了,他怀疑师尊是故意的,哼哼唧唧的抬手制止那只摸着自己果果的大掌,葱白漂亮的手指颤抖的插入尘渊手指指缝十指相扣。

  尘渊的舌尖就是在这时候舔了舔穆星辰嘴里最敏感的嫩肉。

  “嗯哼…!”穆星辰闷哼着缩紧后穴,可惜不但没有缓解身体的躁动,反而从肉穴里挤出更多散发着浓浓药香的汁液。

  越来越多不受控制的汁液流出来,眨眼间便把尘渊下腹的衣服弄的一塌糊涂,而被沾满汁液的性器也隔着湿漉漉的衣服,更深更紧的嵌在穆星辰的臀肉中。

  尘渊主动分开结束这个缠绵的亲吻,他躺在地上,一头墨发铺在身下,冷静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乖徒弟,纵容着他所有的小动作。

  撑着尘渊胸膛扭屁股蹭性器的穆星辰短暂得到满足,注意到师尊的目光,莫名有些害臊,“你别看我。”说完便红着脸把落在一旁的腰带拉过来盖在尘渊眼睛上。

  浓郁药香钻入鼻腔中,眼睛感受到的湿润,让尘渊几乎立刻意识到这腰带上沾染着什么,他抬了抬手指,终究还是没有做出拿下来的举动。

  尘渊的两只手都放在了穆星辰腰上扶着。

  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  穆星辰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喘息声,面色绯红的直起身跪坐在尘渊身上,两条漂亮白皙的小腿紧贴着尘渊的大腿,圆润的脚趾绷的很紧。

  他轻轻咬着下唇,轻哼着把屁股往下压,让自己的臀肉能够更好的接触到师尊的性器。

  屁股下完全勃起的性器很大,穆星辰单是回想了下被插入的画面,肉穴里就涌出一股汁液,他红着脸双手往后撑在自己的小腿上,前后摆动腰肢摩擦着屁股下的大家伙。

  衣服的料子很好,但被汁液弄湿后布料堆积着,穆星辰摇晃腰肢摩擦时,那些堆积的布料就会蹭到敏感的肉穴,偶尔还会蹭到里面的软肉,舒服的直哼哼。

  “唔…!蹭,蹭到了……”

  被蒙着眼睛也不妨碍尘渊视物,将乖徒弟淫乱享受的神情收入眼中,他不禁抿了抿薄唇,口干舌燥。

  尘渊的身体被穆星辰摇晃的动作带动摇晃着,加上那些越来越放开的哼唧呻吟,这场面分明就是两人在忘情做爱,但实际上尘渊的衣服都还没脱,仅仅只是被隔着衣服蹭性器而已。

  舒服却也不舒服。

  尘渊无声地叹了口气,搂着穆星辰的腰坐起身,盖在眼睛上沾满汁液的腰带随之滑落,“舒服吗?”

  自己玩了半天的穆星辰哼唧两声,双手抓住尘渊肩膀上的衣服,凑上去亲他,软绵绵的回答,“舒服……还要更舒服……”

  “好。”

  一念间,两人已经赤诚相见,尘渊规矩握着穆星辰腰的手掌往下挪了挪,大掌握着绵软浑圆的臀肉揉捏,脑中闪过不正经的念头,乖徒弟的屁股好软,也很好摸。

  被玩屁股的穆星辰轻哼哼了两声,咬着尘渊的下巴舔弄,同时忍不住扭屁股催促。

  尘渊难得被情欲焚烧了理智,察觉出乖徒弟的心思,大掌便在那浑圆的臀肉上拍了一巴掌,哑声说:“别急。”

  轻飘飘的力道带给穆星辰的只有燥热和酥麻,他难以置信自己被师尊打屁股居然也有爽到,面红耳赤的把脸埋进尘渊脖颈,舌头追逐着那微微滚动的喉结,努力让自己不着急,“我不,不急。”

  “乖。”尘渊的声音同样不稳,他的手掌再往下一些,便被穆星辰肉穴流出来的汁液沾了满手,滑腻腻的险些握不住那漂亮圆润的臀肉,“为师——”

  话还没说完,就被穆星辰哼哼唧唧的纠正,“为夫,为夫…!”

  毕竟数百年清心寡欲的过来,尘渊一时羞窘说不出口,便省去了自称,只说:“你身体出现的变化从古至今都没有记载,今日正好检查一番,不要抵抗。”

  穆星辰当然是任由他检查,被放在铺了衣服的地上时,他十分顺从的抬腿环住尘渊的腰,感觉到他的神识进了自己识海中,只愣了一秒就抛到脑后,勾着尘渊的腰往下压,软声撒娇,“想要……”

  因为穆星辰的极度配合,尘渊只花了很少的时间,神识就已经转遍了自己想看的地方,没发现任何异常。

  他的视线再次落在那颗翠绿的果果上,低头亲了亲穆星辰的额头,哑声说:“不舒服就告诉我。”说话间握着被汁液弄湿的性器抵到穴口,腰腹用力将龟头推进肉穴中。

  “啊……”穆星辰无意识夹紧双腿,脸色绯红的抬高屁股配合尘渊的进入。

  从遗迹出来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没做过,穆星辰里面实在太紧,尘渊仅仅往里挤进去半个龟头就被卡住,他不得不安抚性的揉揉怀中乖徒弟紧绷的屁股,“放松。”

  穆星辰也想放松,但他有点兴奋过头,努力了半晌也没能让卡在外面的性器再往里面进一点,又着急又可怜的扬起小脸,“你亲亲我就放松了。”

  尘渊很轻的笑了声,温柔的吻落在穆星辰眼角处,很快,带着凉意的薄唇贴上穆星辰的唇,舌头探出来舔了两下便继续往下亲。

  被温柔含住喉结的穆星辰轻哼两声,屁股果然绷的没那么紧了,而尘渊也顺势往里挤,被里面的软肉吸裹的闷哼了声,过电般的酥麻开始往身体各处流窜。

  他也有些忍不住了,握着怀中乖徒弟的细腰浅浅抽插起来,唇舌倒还一直在安抚性的舔舐着穆星辰的皮肤、锁骨。

  “嗯哈……师尊……”

  穆星辰的身体跟着尘渊抽插的频率晃动,被插得舒服了就夹紧了腿哼哼唧唧磨蹭尘渊的腰腹,“嗯……唔…!师尊吸,吸一吸奶头。”

  尘渊张嘴含住被送到面前的乳头,舌尖抵着乳孔摆弄了片刻,便含住已经肿胀起来的乳头大力吸吮,甘甜的汁液顺着乳孔流出来又被他尽数吞掉。

  但随着尘渊喝掉的汁液越来越多,他之前特意压下来的灵力又开始翻涌,连同那层壁障也开始松动,他不得不分出一丝心神去压缩体内翻涌的灵气。

  “另一边也要……”

  两颗硬挺的乳头都被爱抚到,颜色也变成情色的艳红,穆星辰满足的抬手环住尘渊的脖颈,柔软的嘴唇一下一下在师尊耳朵上落下,哼哼唧唧软绵绵表述着爱意。

  “乖。”尘渊的手揉着穆星辰的屁股,很轻易就感觉到了他的彻底放松,原本只在穴口开玩笑般浅浅抽插的性器被拔出来,又被修长好看的大掌握住重新贴上湿漉漉的穴口。

  他侧头亲了口穆星辰的脖子,哑声且郑重的说:“宝宝,为夫……进来了。”

  “唔……啊!”

  粗硬的性器用力肏进肉穴,不等穆星辰的身体彻底适应,便一鼓作气的将整根性器肏到最深处,微翘的龟头顶到里面最敏感的软肉,给穆星辰带来灭顶般的快乐。

  “嗯哈……好舒服……”穆星辰眼中的光几乎都被水雾都覆盖,小脸上满是舒服到极致的迷蒙。

  尘渊的感受不比穆星辰差,肉穴里疯狂紧缩的软肉用力挤压着嵌入的性器,龟头更像是正被一张柔软的小嘴不停吸吮深喉,快感直至尾椎骨,爽的只想时间从此停留在此刻。

  为何……为何会比上次还舒服?

  伴随着一丝不解,尘渊抱着搂着自己脖颈不放的穆星辰坐起身,以面对面抱坐的姿势做爱。

  “师尊……唔……!摸,摸摸果,摸摸果果……”

  几个字断断续续艰难说完,尘渊腾出手去摸穆星辰脑袋顶上翠绿的果果,察觉到怀中的乖徒弟穴里水流的更加厉害,叫声也有些失控,抚摸着果果的手便略有迟疑。

  但他刚一停下,穆星辰就哼唧着低下头主动将果果往他掌心蹭。

  尘渊无奈笑着满足了徒弟的需求,边摸着果果边搂着一条白花花的大腿,用力且快速抽动性器,每一次都将性器送入到最深。

  激烈做爱的啪啪啪声被控制在周围,而越来越多的雾气将两人包围在其中,此刻这地方就宛如变成了独属于他们二人的小天地。

  摸着果果做爱带来的快感实在过于强烈,穆星辰没坚持多久就尖叫着被送上高潮,而许久没开荤的尘渊也没坚持太久,在第二次将乖徒弟送上高潮时,便闷哼着抵在肉穴里的软肉上,射出一股股白浊精液。

  “嗯……!”穆星辰哼哼唧唧的承受着尘渊射精带来的舒爽,刚高潮过的身子软的一塌糊涂,又想亲又没力气,便伸着舌头一眨不眨的看着抱着自己的师尊。

  尘渊很快便低下头含住穆星辰的舌头舔吻,想到乖徒弟那娇弱的身子,等射精结束也没立刻拔出性器,而是就着插在里面的姿势,抱着穆星辰翻了个身,让他趴在自己怀中休息,哑声问,“累不累?”

  身娇体软的穆星辰立刻顺杆爬上去,撒娇,“腰有点酸,要师尊揉揉才能好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4z6p.com。正品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4z6p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